当前位置:青岛上门服务 > 新闻中心

看着漫天雪花翩跹的姿态放佛又看到你烟花般扭转的身影

2020-04-24

又是一季隆冬,残雪香消,雨水寂寥,北风簌簌地撕裂着,像是生了病似的,一阵阵的,都呻吟着这般冰冷,刺骨的疼痛,都刻在脸上。
 
空寂的阁楼高高低低的垂着纱幔,几缕如断如续的青烟从古鼎中溢出,在淡淡的暗香之中浮动,仿佛在述说着一个凄凉的故事。泪,忽然滑落。
 
看着漫天雪花翩跹的姿态,放佛又看到你烟花般扭转的身影。同样的季节,同样的场景,只是少了那时赏雪的心情。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如今已是愁无数,落花归土,看着季节深深的暗影,情深缘浅,笑问,鸳鸯二字怎生书?
 
一、流年偷换,曲终人散楼已空
 
虚度的光阴,绕指滑过,留下或轻或浅的痕迹,搁浅在岁月里不深不浅的暗角。
 
那人最终还是离去了,离恨天外难相见。在这瞬间,听到了自己的世界彻底崩碎的声音,一片片灵魂崩碎成再也拼凑不完整的碎片,碎了又碎。
 
四年的爱恋,于此,湮灭了一旦,那人,终究不是自己的。
 
没有惊讶,心下只是空洞的麻木。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谁不会有寂寞?
 
那些曾经的回忆犹如流水一般,一去不复返,留下满满的一湖思念,只能用忧伤填补,柔肠百转后依然得独自承受。
 
有人说回忆如花,可总是感觉像毒药一样,当回忆布满脑海时,心如刀割一样,什么事只有经历和体验后方知其滋味。曲终人散,只有同路人明白。
 
于荒凉的梦境中走来,我的世界正处于没有光明的暗角。黑色的风将空气吹得冰凉,窗帘外的雨,一点一点地将睡意驱远。我在肆意的黑暗中看到思念已久的人,那微笑如此触手可及,却又那么遥远,仿若流星,只一瞬的美丽。
 
相思相见待何日,此时此夜苦不堪。倚着山枕,却是无眠。这恼人的相思无法消遣,只让人不知所措。而拥着这满怀的清愁,又如何会有好梦呢?
 
雨潇湘,落不尽愁云夜未央,唯见天地白茫茫,望不见伊人在何方,沧海桑田书卷黄,无处话凄凉。相思长,北风狂,剪不断缠绵柔情殇,惟恨世事多凄凉长,再也不见笑颜若浮光。欲相望,月无芒,日无光,山水失色人断肠。
 
临水看莲,不见边际水泱泱,泪满疮痍血染江。
 
忆经年,小楼初画飞雪寒。枯蝶残梦驻秋千,看落红凌乱。烟花怎堪剪,迟迟钟鼓鸣羌管。凫香暗水袅残烟,共暮天阳断。
 
字迹倾斜,放佛是你眉目间清秀,我想说,如若有来世,早一点告诉你,我才是那晚在雪中起舞的女子……
 
旧时月,奈何才现今日圆?孤轮冷夜入碧渊,心空何时能回填,雪簇栏杆霜色染。这回去也,病酒独干,偏叫相思苦纠缠。
 
佳音苦等不来,只剩得无聊的落寞,风习和暖的春夜,早没有了赏花玩月的情致,只有无端揣测的心绪,辗转惦念的急切,更是这般踮足张望,徘徊来去。
 
怎奈流年已偷换,故人策马扬尘去。曲终人散后,痴心换却空满楼。诉不尽相思到天荒,却天各一方。
 
情深,情浅,遥望山长山又断。只怕回首,不见伊人,一江逝水远孤帆。空嗟叹,帘卷西风春又晚。
 
天若有情,亘古不老,无虞明月照无眠。话底迟,忍将痴心付流年。
 
二、时光错落,欲将偷望行人远
 
那转身的瞬间,原以为,是天意弄人罢了。谁知,转身即天涯,迢迢千里无逢时,瞬间即永恒,痴痴枯守苦遗情。
 
从此以后,各自的世界,便是两个天地,一个是开在初春的桃花灼灼,一个是落于深秋的木叶萧瑟,望断天涯,再寻不得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到老至死,都不曾忘掉最是倾心的见面之初。
 
那时,空中飘落着桃花,楚楚艳艳,细细密密。我,浅笑嫣然,在春水斑斓里,踏水而来。载着怀古的情伤,一路愁苦,一路叹息,一路抚着幽怨的惆怅,游走在烟雨巷口。
 
忽地,一袭白衣飘现,回头一望,你倚在桃花中,对我微笑,脸上犹如开了三两瓣桃花。
 
四眸对视的瞬间,我感觉到你眉间的温度,流淌到我心间。此情此景,我已经等了好久,心里瞬间长出了纠缠的曲线。
 
点点花落入碧湖,一弯水镜如乱麻。
 
没有过多的话语,彼此深深地凝望,任目光纠缠不清,入骨的爱意缠绵悱恻。
 
只需一眼,就缠绵了千年;只需一眼,就沦陷了三生。
 
一场花事,便是一个承诺,悄无声息地将心挽上了一个死结,除了你,便无人能解。那结,深深纠缠着彼此。
 
桃花红落已四次,不见伊人返旧程。
 
月华依旧,影却成单,倚着窗柩,我的心里一片伤心,四年的等待,等来的只是一场梦?
 
依稀看见细细春光的深处,还有你如痴如醉的笑靥,旧年的梦,藏在繁华深处,若隐若现,只是再无法触及。
 
风起时,风吹帘动,亦吹动了我的愁。月落时,我捻着手里的花瓣,浅声低吟。旧时的梦,散落在桃花深处。细细地想,絮絮地念,我只不过想要一个此生只为我描眉的夫君,如此而已。
 
梦破碎了,情破碎了,我看着雕花铜镜中的自己,像一朵娇艳的花朵。只是我的心早已如寒冰般坚冷,分明看到自己在镜中的容颜正如昙花般凋谢。
 
自古男子多薄幸负心,你也不会另外,我又怎敢奢望,你待我始终如一?我不过是茫然大海中的一叶浮萍,生来就该飘零,如果你真心待我,就算只给我一夕温暖,我情愿用三生交换。
 
当这一切如同梦般被无情地粉碎时,痛,变成了我唯一的感觉。是我入戏太深,虚幻现实不分,为了爱赴汤蹈火,却得不到回应,爱而不得,便是最残忍的惩罚,也许坟墓是我红尘情结最后的归宿。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恋不尽花开花落满空楼,徘徊于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照不尽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捱不过的更漏。我抬眼望苍穹,皓月当空,凄迷烟澜,静谧若水。依稀中,白凌高悬处,红颜香消玉损,一滴泪悄悄落下,被柔软的罗帕散去,印浸一个小小的角落,恍若一座孤坟,无处留连。这是我宿命的终结。黄泉路上,奈何桥畔,我缓缓而过,一碗孟婆汤,了断尘缘,无奈终成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