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青岛上门服务 > 新闻中心

怀抱对生命最大的热忱和感性去爱自己爱别人

2020-04-24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窗前的时候,我拉开了窗帘。很难想象昨天浓云密布的天空,第二天既然烟消云散般的澄澈透明起来。百无聊赖中,准备把棉被拿出去翻晒翻晒。久了不回忆,往事都要发霉,更何况是潮湿了一个多月的被子。有些日子没有上天台了,最近一次应该是去年离开广州前的一天,那时天台的光景与今年的到底有些不同,天气回温了,树木都换了新叶,世界像被画匠用笔浓墨重彩描绘了一般:树的新绿,鸟的轻啼,花的妖娆,阳光的煦暖。
 
天空高远,飞机留下一条无比鲜明的白色尾巴。抬头看的时候,光线太强,我有点睁不开眼睛。正想就这个阳光充裕的地方把被子晾晒起来的时候,一个大约四十左右光景的大妈阻扰了我,我无奈的重新把被子从高高的晾衣竿上拖下来,转身绕到后面去。在一个地方待得久了,就很难对其产生诗一般的柔情。
 
过去,我会看着随风飘飞的白色衬衣出神,会赶在太阳出来前在天台晨读,会在周末在地图上圈出一条路线,然后仰天大笑出门去。过去的自己,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自知的蠢样子,然后怀抱对生命最大的热忱和感性去爱自己爱别人。那些时候的自己,总能梦见云在青天水在瓶的故事。
 
朝着远方张望,偶然瞥见山的棱迹线,又或许那根本不是山的轮廓,只是苍穹下的雾霾更显厚重而已。
 
此时,天际的白色长烟已经寡淡至虚无了,我坐在灰扑扑的钢管上,翘首以待下一架飞机的驶过。
 
等了好久,始终不见飞机的身影,我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三月微凉的轻风,抚慰着我落寞的身影。似乎整个三月,我都以这样一种姿势行走,山中雪莲凋败的姿势,孤冷而决绝。
 
来广州后养成了一个坏习惯,就是喜欢临睡前往喝的牛奶里加红糖,夜晚喝红糖水对一个想保持身形柔美纤细的人来说可不是光宗耀祖的好事情。起先只是有睡前喝牛奶的习惯,后来因为生理期的迫近需要喝红糖水调养,便两者巧妙结合了,省事省力。可不知不觉,一喝就半年,身形好像有微微发福的迹象可脸色也没见红润,这样的喝法可谓利少弊多。心中暗下决心,等春天到来的时候,那就不喝了。春天已然过了大半,这样的习惯还是没改。就像大学总喜欢坐在靠窗角落里听课一样,每天临睡前喝一杯兑红糖水的牛奶,逐渐演变成一种瘾。
 
瘾这种事情,一旦沾上就很难戒除。突然回想起,大二的某一次上课迟到了,而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已落入他人手里,只能择另一位置,可坐在那黯淡无光的角落里,心里始终不是滋味,整堂课下来,只愣愣地盯着那个位置,虎视眈眈。
 
对爱情只一味任性,男友一味谦让,这也逐渐成为双方的瘾。就像一根针,一开始我只轻轻的往他身上深入,他也没拒绝,后来有点疼了,他也没怕,再后来,流血了,他反抗,你还是乐此不疲,最后针已经倾入他的骨髓了,他忍无可忍,最后甚嚣尘上地对你说,我不干了。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当下顿住。
 
所以菲菲每次都语重心长字斟句酌地对我说:“妹子,这样的感情你要珍惜啊!”
 
这个三月,总与雨水有关,所有回忆也总是湿漉漉的。
 
物尚如此,人何以堪。
 
这个三月,下了好久的雨。那种细雨,要不是看到房檐有水珠落下,几乎察觉不出外面正在下雨。周末一天不出门,呆在逼仄的空间里,刚拿起书本坐下,灰暗的色调让人感觉昏昏欲睡,于是合上书,趔趔趄趄地走到床边掀起被褥,睡下去,闭上眼睛,脑海里思绪总总,竟忘了被子触感十足的黏腻与潮湿带给身体的寒冷。
 
不知过了多久才睡着,大腿一阵发麻,下意识地挪动腿脚,麻痹的痛感四下扩散开来,那种感觉不是千万只蚂蚁款款而过的情景,而是犹如万兵阵仗大肆在我腿上开垦殖民地的感觉。跟麻痹感做斗争的时候,我俨然一副龇牙咧嘴犹如五官溃烂的脸色,等麻痹感散去的时候,样子又一如常态。面无表情地到厨房喝水,然后爬上床,倒头沉沉睡去。
 
傍晚,街灯亮起来,湿漉漉的地面发着醉人的亮光。
 
见到他的时候是第二天清晨,外面正下着毛毛细雨,这种雨即使小,也是冷的。那种冷是一点一点逼近你的身体,然后一点点蚕食你最后的体温。
 
我坐在广工的教室里,百事无心的看着手里的书本,那是一本秘鲁作家写的叫《坏女孩的恶作剧》,是他送给我的,感觉像是命运不坏好意的玩笑。
 
“不行,我一定要你走到我面前。”我想再任性一回,就仗着他对我炙热的爱。
 
“这么大,你让我怎么找。”他把电话撩了。
 
“无论如何,我就是要你过来”电话再一次想起,我抢了话头。
 
“我不知道在哪,你要是不出来,我走了就不会回来了”他的语气无奈中带着毅然决然的凌厉。
 
我挂了电话。后来连续打了三四通,我惊慌失措,犹豫不决。我用短信告知他我的具体位置,我的冷傲我的自尊不断地嘲讽我内心的低声下气,我握着手机等着他的回复。
 
可当你想着某件你心爱的事物将要失去的时候,你再也不能镇定自若地去面对自己的感性,因为你深深的感受到内心的恐惧,人只有在内心受到威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自尊有多么可笑。
 
我颤颤巍巍地按了拨号键,电话的铃声就在我身边响起。
 
我转头往右看,他站在门口,两手操在口袋了,斜斜地倚在门廊上,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而手机清脆的铃声似乎响彻了整个阴雨蒙蒙的三月,我庆幸明天他还能陪着我,世界依旧转动不止。
 
好朋友问我:“你有没有特别想的人?”
 
我仔细的想了想,说:“好像没有。”
 
“你现在经历的就是你最想要的爱情,这个人就是你最想的人。”她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后来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真正触动我的就是这句话,让放下任性放下不可一世的自尊也正是这句话。
 
初中的追随,高中的暗恋,大学的狂追,最后两个人爱情四年的长跑。这几乎占尽我整段青春年华,那是最单纯年华里最青涩的感动,怎么可能会再有这样一个人陪你走一整段青春的路途?而我怎么可以让他轻易落泪,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不是吗?
 
手臂上依然是我任性无数次甩开他的手,无数次一走了之,然后他无数次追上来,无数次的劝我,我无数次的无动于衷,最后他留下的眼泪,它灼伤了我的心。
 
对不起,亲爱的。
 
这风,微凉微凉的,这泪,滚烫滚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