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安按摩 > 新闻中心

我的心灵才能默然的平添着一丝丝的安宁

2019-10-18

   在那雪花飘零的夜里,我常常会梦见那位卖香蕉的残疾大嫂:她吃力的站起,痴痴的向我微笑着。此时,我的心莫名的平添了一丝丝的苦涩。
 
 今天,当我迎着黎明的曙光,跑到二环路上的小花园时,便看到了地平线上的一轮红日。初冬的早上,似乎蕴含着春的暖意。环顾湛蓝的晨空,我不禁想到了我的父母。也就是在四十多年前的今天的此时此刻,父母给我生命的同时,也在我的心田里播下了真诚善良的种子,从此,这颗种子便在我的心田里升腾着,成长着。这些年轮的默默旋转,让我在生命的旅途中,不断地回首,唯恐冷落了那真诚善良的种子。
 
 我总是竭尽全力,让那真诚善良的蓓苗,能在我的心田里升腾着,让真诚善良的液体在我的文字里流淌着,让真诚善良的意愿在我的灵魂里沸腾着。在我长长的新闻生涯中,是真诚善良让我顶天立地,我用心灵流淌的文字,去无情的鞭打着那人类所厌恶的假丑恶,去忘我的弘扬角角落落里的真善美。无不在怜悯着那弱势的生命,唯独这样,我的心灵才能默然的平添着一丝丝的安宁,一丝丝的快乐,心房便释然了。
 
 大约是在前年的一个冬日,邢台的天气好像从未有过这样的寒冷,刺骨的北风呼叫者,零星的雪花飘零着,就在这极其寒冷的此刻,演绎了一个让我一生而铭记的苦涩的故事。我在那里等候远道而来的战友时,两位卖苹果的老人指着那位卖香蕉的中年妇女说:苦啊,命苦!前些年,她在工地上做撞工,砸伤了腰,留下了后遗症,去年丈夫瘫痪在床,今年女儿又得了肾上的毛病。就这样的一个残疾人,还是这一家子的顶梁柱。难哪!此时的风刮的更劲了,然而,此时的寒冷远比不上这位大嫂生活变故的哀冷了。
 
说者无心,我听有意。这位身有残疾,卖香蕉的大嫂,便在我的心灵萌生了一种无奈和生命的苦涩。我能够为大嫂做些什麽呢?心灵在发问。我这个从不吃任何水果的人,便一次次的去大嫂那里买香蕉,每当刮风下雨,生意不好,我就一定是大嫂的主顾。去年的秋雨绵绵,我便天天去买回香蕉,家里吃不完,就送给邻里,妻子对我买香蕉总是莫名其妙着。今年的夏,我拿50元,买了她的五斤香蕉,匆匆离开了,期望大嫂能忘记找给我的余钱。一个雨天,我再去买香蕉时,他吃力的站起来,痴痴的向我笑着,拉着我的衣角,塞到我手里上次的余钱。这一段忙过去了,再去买她的香蕉,旁边的大爷说,她已有些日子不来了……..
 
望着飘零的雪花,我在默想:大嫂也许忙于家务,不会再有生活上的变故的!
 
我虔诚的祈祷:大嫂的命运有所好转!
 
我虔诚的期盼:大嫂会再来这里卖香蕉,我会继续买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