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安按摩 > 新闻中心

原谅那颗多愁善感的敏感脆弱的女儿心吧!

2019-10-18

    偶然听同事孟姐提起“炸藕合”,你的心情分外激动。在山东潍坊的时候,你曾经品尝过一次“炸藕合”,感觉味道好极了,可以说是你流浪岁月中从来没有过的美味!
    你认真地请教孟姐怎样制作“炸藕合”。在一个冬日的晴朗的午后,你骑车到市场选购所需的材料,半斤剁好的肉馅、姜、葱,两节藕,一两胡椒粉,面粉一斤,本来想买几两,无奈人家不卖。至于香油,你觉得买一瓶不划算,因为平时很少用,再说,孟姐说没有香油也没有关系,是不是?
    回到家,你先把肉馅、姜、葱混合在一起,再加胡椒、盐、味精,搅拌均匀,接着,另用一只碗盛上几勺面粉,打一个鸡蛋,加少许水搅拌均匀。孟姐说,打一个鸡蛋味道鲜。然后,你把洗净的藕切成薄片,开始包“藕合”。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你拿出锅开始炸“藕合”。倒上几两菜油,等菜油冒大烟,听不到水的响声,你用筷子夹起一个“藕合”,在面粉和鸡蛋调成的糊里“打一转”放进锅里,这样连续放进几个,然后调节“火温”耐心地“炸”。像孟姐说的,两面“炸”得金黄,你用勺子捞起来放在一个大碗里。终于做成了!把火暂时关掉,你迫不及待地端起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咦,好像没有什么味儿,接着,你用筷子夹起一个,也不怕烫嘴地咬了一口。对,像是这个味道,只是感觉似乎没有记忆中的香味。你每一个步骤都是一丝不苟的,不是吗?难道仅仅是因为没有香油的缘故吗?
    也许,你怀念的不是“炸藕合”,而是那种温暖的氛围,不是吗?还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你、玲、玲的妈妈围坐在一张小桌旁,一边烤火,一边包“藕合”,外面雪花飘飘,屋里却是谈笑风生,一片祥和!
    也许,你怀念的不是“炸藕合”,而只是那一份份真情,不是吗?
    在山东潍坊的日子,你收获的不仅仅是玲的友谊。
    玲的爸爸最初待你不错,真的,简直就像亲生女儿。那时你在他厂里当会计,每逢有客人来,一提起你,他总是赞不绝口,说你会打拳,还会写诗歌,写小说,聪明又礼貌,弄得你很不好意思。
    玲去西安旅游的一天晚上,玲的爸爸喝多了酒,拉着你的手说了很多很多。他说希望有两个女儿,女儿孝顺又懂事;他说你很能干,见多识广,他儿子比起来差远了……他一口一个“你婶”,一口一个“你俩弟弟”“你姐姐”,你有那么一点别扭,更多的是感动。
    其实,玲的妈妈对你也不错。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寄居家中,管吃管住,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很感激玲的妈妈,真的。如果当年的你不是那么活泼,那么不拘小节,而是一个文静、乖巧的女孩,也许玲的妈妈会喜欢你一些吧!
    你刚来的时候,连生称呼你“姐姐”,你竟不好意思应答。也许因为只比你小四个月,春生不好意思称呼你“姐姐”,总是“哎、哎”的,真有意思。男孩子也许天生是爱动的,他们同你谈得最多的当然是武术。你能打倒几个人,会飞檐走壁吗?点穴真的那么神吗?他们的表情很神秘。你只有笑笑,无法回答。在玲的鼓动下,他们俩跟你这个“女师傅”居然有模有样地练了几个晚上的基本功。对练时,那种情景真是无法描绘,让人想起来忍不住笑。不知是因为你是女孩,还是你的“功夫”太差劲,连生终于没能继续。春生虽一再说十分爱武术,要好好学,但似乎总是没有时间,要不,就是起不了床,最终不了了之。
    有时你在想,如果不是你过多地在乎别人的言语,如果不是你那么地要强,那是不是一个很美丽的结局?哦,请原谅,原谅那颗多愁善感的、敏感脆弱的女儿心吧!
    前不久玲来信说她爸爸已经去世,她妈妈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两个弟弟的日子过的也很艰难,特别是春生,简直是对生活充满了绝望。你既内疚不安,又为他们担心。逝者已去,你衷心祝愿活着的人平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