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安按摩 > 新闻中心

在我脑海里如玫瑰绽放的就是颜克武那张灿烂的笑脸!

2019-10-18

每次听小妹说她又碰到她的同学,或者她要去参加同学聚会,我都很羡慕,私下里也萌生寻找同学的念头。虽然我没有上过高中、大学,可我上过初中,也有初中同学啊,不是吗?只是想起小妹那句:“你有钱了别人自然会找上门。”我又有些犹豫。
 
也许是近来感觉朋友越来越少,生活有些平淡,我再次萌生寻找同学的念头。那天,我回老家为父亲祝寿无意中碰到在乡镇上卖鞋的小学女同学万玉容,我便让她帮我打听初中同学龙文军的电话,因为龙文军是我们大队的,她也认识。想不到我刚回到成都,就接到万玉容的电话,她已经打听到龙文军的电话!总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找到同学比登天还难!原来,只要你有心,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啊!
 
我当即给龙文军打电话。通过龙文军,我联系上曾勇。龙文军现在是仁寿附加的高中化学老师。曾勇,在眉山,是一名律师。听曾勇说,那个曾经和我同铺的女同学张红英在成都一家公司当会计。想不到我的初中同学一个个都这么有出息!我为他们骄傲的同时也有很多感慨!如果我也上了大学,我的命运是不是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通过张红英,我联系上闵德霞、杨小红。因为张红英离我很近,我们很快见面了。算起来我们有整整二十一年没有见面了!我们还会认出对方吗?我的脑海里不断闪过二十一年前那个瘦小的有些严肃的小女生!想不到一见面我们还是认出了对方。虽然我们都已人到中年,但还是保留有当年的影子,不是吗?张红英的性格变得开朗活泼了,我们亲切地谈着我们熟悉的同学,感觉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张红英说,她曾经去老家找过我。我感觉很温暖,真的。听张红英说,闵德霞在卖保险,有好几套房子,是我们这些初中同学中混得最好的一个。确切地说,闵德霞是我的小学同学,我们还是一个大队的。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闵德霞居然没有什么印象。我给闵德霞打电话,闵德霞热情地邀请我中午和她一起吃个饭。也许是因为闵德霞太热情了,又是卖保险的,我退却了。另外,那天我有亲戚来,的确走不开。杨小红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那条长长的美丽的麻花辫!那条长长的美丽的麻花辫,令杨小红的背影婀娜多姿、有一种楚楚的韵味!记得当时杨小红的父亲在邮局上班,我不时通过杨小红邮寄我稚嫩的文稿,那不为人知的梦想啊,到如今还是没有开花结果!
 
通过杨小红,我又联系上王芳琴。王芳琴结婚在广汉,据说老公是政府官员,小日子过得挺不错。
 
其实,我最想联系的同学只有三个,一个是龙文军,一个是颜克武,还有一个就是王芳琴。
 
       因为王芳琴,我认识了王晓龙,我的第一个异性朋友、我文学上的知己和老师、我少女时代的梦中情人!王晓龙,无疑是我青春岁月最亮丽的风景!而王芳琴,也连带成了一个美好的名字!还记得我在满井镇中学复读时王芳琴来看过我,她温柔的声音让我如沐春风!联系王芳琴,潜意识里,我是不是想同王芳琴谈一谈王晓龙,倾吐我难舍的情怀?
那天,曾勇在电话中谈起颜克武。我表面上平静如水,内心里却是波涛翻滚!颜克武上了大学?还是中文系!我们应该有共同语言,不是吗?我心花怒放。但曾勇的一席话又让我如同泼了凉水!是的,颜克武当官了,已经今非昔比,连曾勇,这个曾经的好哥们也懒得搭理,何况我这个没有什么交流的普通的初中女同学?颜克武,再也不是我记忆中那个活泼俏皮的小男生了,不是吗?我有些伤感。没有人知道,颜克武,对我来说就是弟弟、就是我的亲人,他的活泼俏皮点缀了我有些孤寂的初中生活!每当我回想起初中生活,在我脑海里如玫瑰绽放的就是颜克武那张灿烂的笑脸!
 
龙文军在我办武术班的时候去过我家两次,还曾经读过我写的诗。记得最后一次,龙文军索要我的通信地址,因为我漂泊不定,自己也不敢确定,所以,我就没有给龙文军留。后来,我回老家,听妈妈说龙文军的妈妈在打听我,好像龙文军对我有意思。妈妈好像也有意让我和龙文军交往,只是龙文军是大学生,妈妈怀疑他们会不会要个农村人!我很意外,但也就是一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再后来,妈妈说龙文军还是找了个农村人,妈妈的语气里有些懊悔的意味。在某些个爱情失意、恍惚的刹那,对于龙文军,我也有过淡淡的怅惘!我也不得不承认,在最初和龙文军联系的时候,我也抱着某种自己也说不清楚的隐约的期待。只是如今的龙文军已经有了漂亮的老婆和可爱的女儿,生活得很惬意,就算曾经对我有过那么一点好感也早已经不存在了吧,甚至在心里嘲笑自己当年的荒唐可笑吧!
 
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在第一次的电话中或者见面中,我们已经回忆了我们的初中生活!那仅有的一点模糊记忆似乎已经没有再谈论下去的必要,不是吗?杨小红和芳琴再没有和我联系。龙文军只回过我一个短信。曾勇和我打过两次电话也消失了。只有张红英和闵德霞还在和我偶尔联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最初的热烈之后还是平淡!
 
也许,我能够做的就是尽量充实自己,开心地过好每一天!